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吻我

Drabble, Drabble 

by heartslogos


“等等什么?”

“你听到我了。得了吧,快点。”

“但是你还没解释——”杰森顿住了,因为去他妈的,是吧?他信任提姆,而这其中绝对有一个绝佳的理由,并且最终将解释给某个可怜弱小的凡人听,例如杰森。所以。去他妈的。杰森在脑子里耸了耸肩,接着倾身吻上提姆的嘴唇。两人等待了三秒,接着分开。“好吧。解释?”

提姆挽住他的手臂,拖着他沿街走下去。

“被跟踪了。”

“是啊,好吧,所以那个吻?”

“因为我现在在一个假身份下,而我才不要就这么被戳穿或者失去这个假身份。你是我的自然威慑。”

哎呀,我受宠若惊。”杰森拖长音。“你完全会向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索吻,对不对,就看你第一个碰上的是谁?”

“没错。”提姆说,“但是如果这能让你感觉好点的话,你大概是唯一一个会先配合我再问原因的人。我看好你。”

“我是受过训练的。”杰森哼道。“所以。假身份?”

“你现在甚至都不会注意到了。”提姆哼道。“我他妈现在是金发,杰森。”

杰森眨眨眼,扭头又看了提姆一眼。“我真不知道我有多想念这个。”

提姆翻了个白眼。“荒谬,真的。”

“我还能帮你点什么,除了——很明显——作为你的跟踪者的威慑。”

“你可以琢磨一下如何让达米安代替我开始进行卧底任务了。我是说——现在完全是时候让他开始练习了好吗?我感觉我已经老得不适合再去假扮别人了。”

杰森用力哼到痛。提姆掐他的手腕。

“最起码这次你不是女人了。”

“不是。我是个高中生。”提姆做个鬼脸。“我他妈简直不敢相信,我又回到了高中。这简直是狗屎。”

“我要指出,你从未从高中毕业过。”

也没有。”

“我死了。你的理由是什么?”提姆斜着给了他一个怒目,杰森咧嘴笑开。

“冲着跟踪狂微笑,提姆。可不想让他们以为我们马上就要分手了,是不是?”

“我改主意了,我应该先去找史蒂芬妮或者迪克。”

“好啊,是吧,随便了。”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