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小段翻译

Drabble, Drabble 

by heartslogos


Athletic - I

头痛不可以使人致死。后摇可以。


Ch. 195

“你把脑子丢了不成?”

“大概是丢在了格兰德大街的上一个拐弯那儿,是啊。”提姆回答,“我应该是看到它从我的耳朵里流了出去,漂亮地撒了一地。”

杰森拿眼角觑他。“收回前言,你到底被谁狠殴过才会他妈的变成这样?”

提姆哼出一声笑,鼻子皱成一团。“天是的。”

杰森挑眉。“所以是迷幻剂。”

提姆边笑边哼哼,简直可爱得要死,杰森痛苦挣扎于究竟是狂笑一通,还是将他敲晕拖到最近的安全屋进行医学处理。

“O。”杰森敲了敲他的对讲器,“没给我留点?”

“除了被他吸入的那堆笑气之外?”神谕回答,不动声色,并且听上去她也在濒临大笑的边缘。“没了。但是我承诺我已经把现在的每一分钟都录了下来。为了科学。”

好吧,如果是为了科学的话。”

提姆爆发出一阵大笑,他弯下腰,强迫杰森承担他的所有体重——“为了科学!”

提姆顿了顿,接着以低沉的,近乎蝙蝠侠的声音吟诵道——“泡泡。”

接着他再次大笑,整个人蜷成一团,边喘边吃吃笑。杰森已经陷入了一个全新等级的担忧之情当中,他以前甚至不知道自己能这么担心谁。

“我会想知道你,究竟,让他做了什么吗?”杰森问,因为说真的,他只知道神谕请求让提姆试验一些药品,接着事情就变得古怪起来,而现在提姆笑得一团糟——一团温暖的、咯咯笑的糟,缩成一个球靠在他身上。几乎是紧紧黏着他了,说真的。倒不是说杰森讨厌这个,但他实在是很想知道到底他妈的发生了什么,以及这种状态是否有传染性,如果有的话,他真的应该抛弃现在的路径,选取一条更加安全的路线把提姆带回家。

“他需要放松。”神谕回答,“虽说这并不是我设想中的结果。”

“我猜到了。”杰森哼道。“他的左半边眉毛着火了,O。”

“我看到了。”

“他现在没了半边眉毛。”

“唔哼。”

“他还在。”

“没错。”

“边哭边。”

“我猜也是。”

“并且持续用蝙蝠侠的声音重复说泡泡。”

“我听到了。”

杰森叹气,接着将提姆扛在肩上。“我爱这个白痴爱到无可救药了,是不是?”

提姆拿手指头戳了戳杰森的屁股——“啵啵。”

神谕哼了一声。“这还要问吗?”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