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Ch. Tumblr prompts

Drabble, Drabble 

by heartslogos


“你——涂哪里?”提姆眯起眼睛,看着杰森把玩着指间的一小罐颜料,一个完全过分愉快的微笑挂在脸上。“你是不是听错了?”

“这是对我的侮辱,我当然没听错。老天,提姆,难道你以为我没有通过B的以诺文和其他已经死亡的超自然语言考试吗。”杰森说,将颜料罐在两手间抛来抛去,仍在微笑。“如果我们要阻止天启降临,我们就必须——”

“在身上涂颜料。”提姆重复他。“我们必须在哥谭最高的建筑顶端给全身涂满颜料。我们必须在彼此身上涂绘如尼文,在哥谭最高的建筑顶端,裸体,在基本上是急冻人这个级别的天气下。”

到了这个地步,杰森的微笑已经近似狼性。

“为什么非得是我们不可?”

杰森指着提姆,“是找到的这个潘多拉盒子。”

“是啊,但是明明是史蒂芬妮打破的。”提姆抗议。“当她用这玩意儿狂殴迪克脑袋的时候。”

“是啊,但是是把这玩意儿带回来给用来狂殴迪克脑袋的。”杰森说,指了指他自己。“而我恰巧喜欢你,所以我决定为世界献身。我同样恰巧觉得这整件事简直他妈的好笑得要死。简直就像是我在提前过生日一样。”

“你想要我们死于低体温症。”提姆面无表情。“你是真的想我们死。”

“别这么戏剧化,提姆。我们有所准备。”杰森挥了挥手,“咒文并没有规定我们必须要在外面。只是建筑的最高处。这种时候就是屏障和拥有超能力的朋友们派上用场的时候了。或者反正你是这么跟我说的。”

提姆眨了眨眼——顿住——皱眉,“我不会在有超级男孩或者扎塔娜看着的情况下,在W.E.的顶楼在你的裸体上画如尼文的。这他妈简直不可理喻。”提姆夺过了杰森在两手之间抛掷的颜料罐,后者仍然微笑。“操。该死的——这件事甚至不是我惹出来的。这简直——如果这么做没用的话,我要把你从顶楼扔下去。”

“你会跟着我一起跳吗?”

“不。但是如果你没有先叫克拉克的话,我也许会让康去救你。”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