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未觉

写歪了。很ooc,请不要骂我。

算是黄粱的前篇,终于圆满了。


闭关第二天。

 

服务生照理把餐车停在他门口,按铃后悄悄退走,半个小时之后再来收。

 

“王也”这回出来得早,兴致挺高,问他,“好吃吗?我给你订的酒店不错吧?”

 

诸葛青无从答起,他站在茫茫无垠一片虚空中,“王也”就在他面前,隔着一臂距离,笑得眼底两轮乌青都弯起来,“老青?”

 

他不想说话,但这个坎明明白白摆在这儿,他得过去,在内景里干耗着不是办法。诸葛青思绪万千,胃里的吃食登时返了上来,他皱眉弯下腰,面如金纸,“王也”啧了一声,立刻握住他后背拍了拍,“怎么了这是,几个月了?”

 

诸葛青很不合时宜地因为这句调笑咳嗽了一声,他干脆跌坐下来,无天无地,屁股下一片星辰大海。他占丙火位,“王也”笑了笑,干脆丢开手,低头俯视他一脑门汗的样子,“青,你这样累么。”

 

“累啊,怎么不累,”诸葛青坦然承认,总算好受了些,满口腥甜被他咽了回去,就这么一个动作,费劲得能让他累脱一层皮。

 

“王也”反而接不下话,他蓦然伸手在诸葛青嘴上重重一刮,一点混杂在津液中的红丝沾在指腹上,“王也”皱了皱眉,不明白为什么诸葛青明明越来越虚,占据的导势却愈强,“再这么耗下去,你会死。”他毫不客气地说。

 

诸葛青笑了,把森森白牙上的血丝舔了吃下肚,“不装了?”

 

“王也”顿了顿,故技重施般凑过去,一手撑地,鬓发无风自动地扫过诸葛青腮边,“青,”他压下音调,知道诸葛青在这一瞬肯定会动摇,“放手吧。”

 

诸葛青浑身骨头都散了,盘腿坐着,手肘撑着膝头,两指按着太阳,马上就要不行了的样子,眼底盛满一片星河沈晓空,又轻又软地回一句,“不行啊。”

 

“王也”闻言,眼底被逼出一片红影,浓得要滴出血来。诸葛青见他这幅样子,反而笑出来,“没招了?”一派轻松的样子。他身上的衣服湿得都能拧出水来。

 

内景中的天色猛地变换一瞬,又停息下来,“王也”神色阴晴不定地看着他,又顿了顿,仍不死心,“青——”

 

诸葛青仍坐着,他没力气了,“嗯,我在。”

 

“王也”问,“我是谁?”

 

诸葛青又笑,“你不是王也。”想了想,也不对,“你是我心里的‘王也’。”

 

“王也”疾声厉色,“既然如此,那你——”

 

诸葛青竖起手指止住他的话,背后是斗转星移,“你够聪明,知道拿他来激我,”“王也”浑身都罩着一层黑气,彻底没了遮掩,“但是你也不够聪明,”他哈哈笑起来,接着又被淤在喉头的血呛到,狼狈得不行,“不错,我是喜欢他,但这从来都不是我的‘弱点’。”他饶有兴趣地看着“王也”的表情愈发阴鸷,和他认识的那人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

 

诸葛青手边没水,只好又把血咽了回去,安慰自己权当循环使用了,“倒不如说,正是因为我喜欢他,才不能跪在你面前。”他睁开眼,黑沉沉的瞳仁下压着两团精光,“我得跟他堂堂正正站在一块。”

 

“王也”一摔衣袖,狂风大作,漫天的砂砾劈头盖脸扇了他俩耳刮子。诸葛青咳嗽着退出内景,抓起旁边的手机一看,才七点半。

 

还早,且看吧!


评论 ( 10 )
热度 ( 27 )

© 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