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好男友One O One (1)

缓慢填梗。

填梗好难啊。

写得不是很满意,感觉已经和原创一样了妈的……哪些宝贝点了高校和男友守则,来认领一下

大背景还是很久之前做过的那个天才班跳级提姆和橄榄球队长杰森的设定,链接找不到了随缘吧。应该是个5+1之类的东西,看我能不能写满6个。


First · Always take the bag for her


提姆十指交叠成塔状抵在鼻尖下,他沉思着。每当他沉思时,他的脑袋就会松懈下来,将全部重心放在撑着鼻尖的手指上,将他又高又挺括的高加索人经典鼻子拱成小猪佩奇状。


提姆在学习小组中沉思。康把活动册页放在脸上打盹,呼吸扑着纸页上下微微扇动。巴特在写数学作业,他看了提姆一眼,后者已经停留在线性代数这一题太久了。巴特捻起一根巧克力棒,模仿小火车“cho-cho”的声音,将巧克力棒顺着提姆的金字塔下方的空挡递进去,提姆无比顺从地张口咬下。可可唤醒了提姆僵死的脑细胞,他放空的目光递向巴特,显得很困惑。


“我有一个问题。”提姆慢慢说。


“你有太多问题了,”康指出,他的声音被纸挡着,显得很滑稽。提姆不满地拿笔尖戳他,“你为什么还没有去球队训练。”


康耸耸肩。


巴特将剩下大半根巧克力棒塞进自己嘴里,鼓着腮帮子一动一动,然后很珍惜地舔了舔手指。提姆拎着笔在练习册上不断敲打,落下一片墨点,“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被霸凌了。”


康的肩膀线条很明显地绷紧了,他摘掉脸上花花绿绿的同人志饭俱乐部宣传页,椅子的另外两条腿落回地面;巴特拿走康的运动水壶喝了一口他的酷儿。


“又是他?”康说。


提姆的表情很奇怪,像他第一次在油管看到有人用生命吸管喝水一样,是那种抗拒又好奇被吸引的皱巴小脸。上一次他做出这种表情的时候,三年级的格雷森将他哄骗进了戏剧部,提姆穿着白雪公主裙子双手合握放在胸口的照片现在还摆在巴特的相册里。


“他在校门口等着我,”提姆声音轻缓,仿佛要拎起每一个单词好好揣摩一番才行,“然后拿走我的书包。”


提姆从别的地方得知他的名字,一年级的体育特招生,杰森·陶德。提姆在楼道抓见他抽烟,不知道为什么,仿佛被劣质尼古丁气味绊住脚步一般,提姆没有动。杰森嘴里咬着烟头,白雾中有红点闪烁,然后他让提姆站到上风口去。提姆去了,扎在脑后的发绳还没拆下来,狂风把他的刘海揉得乱糟糟。杰森笑了一下(提姆注意到他的牙还挺白!),火星马上要烧到他唇畔的时候,掐灭烟头就走了。


谁也不知道提姆悄悄地把被咬瘪的烟头拾了起来。


巴特举手提问,“我以为他是好的?”毕竟学习小组里的人都听说了那个英雄救书呆的故事。


“我不知道,”提姆声音恍惚,他猛地用双手手掌搓了搓脸,“我以为他会把我的史酷比作业夹扔到水池,或者垃圾桶里,或者乱写乱画——你们懂的,那之类的事情,”巴特狂点头,提姆为此飞快地凑了过去,用他的脸贴着巴特的面颊三秒钟,“但是他只是沉着脸站在那里,然后直接拿走我的书包?”


康咬着笔盖,牙齿一不小心滑过笔夹,发出咔哒的声音。


巴特刺啦一声又撕开一条巧克力棒。提姆继续说下去,“我不敢追他,但是他走了一会儿又停下来,让我跟着他——然后在教室门口把包还给我了……?”说到后面,仿佛他自己也不太相信似的,声音逐渐低弱下来。


康猛咳了一声,低头摸出手机开始猛发短信,键盘击打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提姆气恼地屈指敲了敲桌面。


康抱歉地冲他笑了一下,“也许他只是担心那群混混还会来找你麻烦?”巴特嘴里塞满了坚果,附和地点点头。


“是吗?”提姆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声,他捏着钢笔转了一圈,飞快在练习册上写下一个数字,接着揭开另一页,接着又整本合上。


巴特咕咕偷笑,提姆小声挫败地“啊——”了一声。康仿佛完成了伟大事业一般松了口气,将手机揣回兜里。“我得去训练了,”他说,提姆的脸仿佛被森林冰火人各自拽着一边使劲拉扯,露出了挣扎的表情。康故意邀请他,“提姆,你要来看吗?”


提姆故意板着脸,“我要学习了,”他说,两片耳朵通红。


康大笑,“我会帮你向杰森问好的。”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