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诸葛青骂了一声,“妖!”


王也没听见,他坐在客厅的太师椅上,且摇着呢。


王也最近有了个新爱好,开着八卦看中央二套今日财经,看着各类专家大侃今日某股走向,然后自己个儿掐着指头算,指着电视哈哈乐。


也是人才。


诸葛青抹了一把手上淋淋漓漓的桃汁,半只桃,红红黄黄的,直接被他玉手一抛扔进垃圾桶里。诸葛青心有余悸盯着被他吃剩的桃,嘴里还有一点纤维残存,一嚼就咯吱咯吱响,他又扬声,“王也!”


王也在那头答,“啊?”


诸葛青慢吞吞走过去,蹲下来,胳膊放在他腿上,额头搁上去,声音阴沉,“我的桃里有个虫。”


王也说,“你怎么知——噢……”他伸手摸了摸诸葛青的脑袋,“乖啊,呼噜呼噜毛吓不着。”


诸葛青说,“吓死我啦。”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