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随手

诸葛青最近特别喜欢搭别人话茬。


张楚岚要考四六级了,诸葛青:“我也,”


张楚岚:“?你也要考”


诸葛青笑得眼睛弯起来,冲他摇头,声音轻快,“我也呀。”


张楚岚觉得这位爷又魔障了,赶紧扯两句哈哈大步走开。


傅蓉买了萝卜丁,诸葛青也要晃到人家旁边去,拿手拐子捅捅傅蓉,“我也~”尾音往上走,拗成一把小勾子,挠得她心痒。


傅蓉骇笑,“诸葛青你不是吧,你还涂口红?”


诸葛青翘起手指点点唇峰,笑得洪湖水呀么浪打浪,傅蓉心跳硬是漏了一拍,抱着她的胖口红逃之夭夭。


诸葛青摇头晃脑,大叹世人皆醉我独醒,走了。


回来的时候王也刚挂电话,说你又起什么幺蛾子了,张楚岚为什么让我带你去看精神科。


诸葛青抱着手臂优哉游哉往门上一靠,伸出手指冲他勾了勾,“我也,过来。”


王也乖乖过去了,低头在他唇上碰一下,“来了来了。”


亲完,那祖宗俨然一副酒足饭饱的样子,王也问他,“晚上吃什么啊?”


诸葛青说,“吃鱼。”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