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这是科学”

Sumamry:deaged赵云澜

复建,很难吃


林静珍而重之地把赵云澜交回到沈巍手里,这么说道。


那孩子几乎要被棉汗衫和牛仔外套淹没,害羞地把脸埋在沈巍肩头,一只肉爪子把着大学教授的耳垂——可能是别的地方他也抓不住,含含糊糊地说了句什么。


沈巍那颗万年老心就这么被敲碎了,一片片混着蜜和着奶彻底融化,他甚至顾不上林静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第一时间低下头,贪婪地注视着怀中软和一团的人类幼崽。


林静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应该不用解释是如何未知的神秘科学力量能够将一个正当壮年的大小伙子变成牙牙学语的幼儿。


赵云澜像块吸铁石一样紧紧巴在沈巍身上,嘴巴呆愣愣张着,合不拢,口水不知不觉把西装外套肩头泅湿一小块,说话的时候舌头打卷,“显喂。”


楚恕之别过头去,肚子憋得疼。


赵云澜皱眉,整张脸都团起来,拧成个溜圆粉嫩的狗不理包子,他找不着重心似的在沈巍掌中扑腾了一阵,上下不得,头顶青天的赵处长大概这辈子也没如此憋屈过,气得一佛出世,然后在嘴里啵了个口水泡。


沈巍差点没乐昏过去。

评论(1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