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一个废弃开头

每天有一万八千对情侣来赌城结婚,故此杰森和提姆站在教堂里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除了一个原因,提姆和杰森,杰森和提姆,他俩并不是情侣,甚至称不上朋友,点头之交,熟识。

不,杰森认识提姆不超过三个小时。

他刚失恋,他也刚失恋,原因已不可考。提姆挂了和史蒂芬妮的电话后,很冷静地搭最快一班飞机前往LA,看豪华顶楼上的裸女穿戴三千美金钻石首饰大跳艳舞,订了最好的总统套间,玩过老虎机,接着郁郁地到一楼吧台去酗酒。周围的人多半狂热,眼睛里盛满霓虹灯红的黄的光,但提姆仍然冷静,他嚼着一片酸橙,看着脱衣女郎的目光锋利如同手术刀。

这个时候杰森被人潮涌着扑了过来,威士忌打湿他的皮夹克,和烟味混做一团,杰森注意到提姆的目光,他立刻问道,“你看什么?”

提姆已经半醉,迪士科闹得他额角胀痛,他知道不能回答他这句话,否则就是对殴的前兆,最好的方法是糊弄过去,因为耶稣在上,他现在但凡稍微动一下都要呕吐出来。可是提姆无法不看他,无法不看他湖绿掺蓝的眼珠,嚣张至极的挑染刘海,和他几乎要撑爆打底T恤的胸肌。提姆没有移开视线,而且抛给他另一个问题,“为什么她不爱我。”

杰森的火气过得很快,他的胳膊肘撑在吧台上,上身威压十足。两肩宽阔的杰森打量一眼提姆,这个男人——男孩,西装制服为他增龄不少,但杰森却被他腮边绒绒的汗毛逗乐,杰森回答,“因为她不爱你,这就是为什么。”

提姆“喝”了一声,如遭雷亟。他沉思地咀嚼那片烂巴巴的柠檬,直到两瓣亮浸浸的嘴唇上都是柠檬汁液。杰森又要了一杯威士忌。

 

提姆突然悲从中来。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