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已授权]转学生/Transfer Students

Transfer Students

转学生

by copperbadge

Permission/授权:

copperbadge on Transfer Students16 hours ago

I'm so glad you like it! Yes, you can definitely translate it into Chinese. Please tell your Chinese readers I hope they enjoy it!

梗概:复仇者五次把小孩塞到琴·葛蕾高等教育学校。


1. 不是那种变种人

蜘蛛侠第一次加入战斗的时候,复仇者的进展十分之顺利,多谢你了,大概不会有谁比蜘蛛侠本人更惊讶。

“那是什么?”队长问,看到那个红蓝相间的人影出现在一群暴力外星机器人之中。

“噢,操,把他弄出去!”托尼咆哮。

“我可以解决他——”克林特提议,但托尼叫着“不!他不是敌人,只是个脑残。”

但是他们正在一团混战中,况且蜘蛛侠显得如鱼得水,所以他们决定先解决其他事情。这场战斗结束于队长抓住了那孩子,绝对是个孩子,后者从屋顶上倒挂下来。那孩子闪身要躲,但美国队长意志坚决,出手如电,他抓住了蜘蛛侠的后颈,将他揪下来落在地面。他跳起来,试图一个后空翻越过队长头顶,但队长截下他,就像对待一只小狗似的。

“再这么干,小子,下次你就别想起来了,”他温和地说。

“我是好人那边的!放开我!”蜘蛛侠说。

“你是介入神盾行动的平民,”队长回答,钢铁侠和雷神在附近着陆。娜塔莎挂在索尔肩头,克林特则紧紧吊在钢铁侠身上,一条手臂勒在后者颈间。

“得了,”蜘蛛侠恳求道。“通融一下嘛,我刚才明明救了你们一次。”

“是啊,这套没用,”托尼说。

“你们要怎么处理我?”蜘蛛侠警惕地问。他仍然被队长抓着,来回晃荡。

两个小时后,一架神盾昆式战斗机落在了韦斯切斯特大宅门口的草坪上,也是琴·葛蕾变种人学校的所在地。大门打开,金刚狼站在那儿,双手抱臂。

“为您介绍,”托尼高声说,将蜘蛛侠扔在草地上。

“啊,干,又来?”金刚狼问,战斗机缓缓驶离,彼得自觉从草地上站起来。“搞什么,这是他们第三次觉得你是个变种人了?我又要给你买一张车票回家吗?”

“我能先去实验室和野兽玩吗?”彼得央求。

“你个小兔崽子,你是故意没告诉他们的。”

“我可以和美国队长一起坐飞机耶,”彼得小声说。罗根揉了把眼睛。

“好吧,进来,我们先来给你弄点热的东西吃,”他叹道。

 

*


2. 绝对不是变种人

凯蒂不经常造访神盾;她厌恶政府探员,尤其是那些喜欢枉顾他人意愿,强行征召超能力者参与战斗的。

“我希望有记录证明我是作为韦斯切斯特的外交使节前来,并且有多人作证知晓我前来此地,”她对克林特说。Doop悬浮在她身侧,决断地点头以示赞同。

“普莱德女士,相信我,我们也想你尽快离开这里,”他回答,为她打开大门。

“好吧,那我还真是放心了。这次是什么事?”她问,踏入房间内。托尼·史塔克坐在那儿,旁边是一个沉着脸的小孩。

“噢,很好!你来了。她归你了,”托尼说。

“你是特别喜欢在街上随便捡到变种人还是怎么?”她问,接着试图审视那女孩,皱起眉来。

“我没有、但是她总是穿着改装战甲出现在战场上,”托尼说。“十年后再把她带过来,我大欢迎。”

“我不想去韦斯切斯特,”那孩子说。

“好吧,麻烦在于。你是个一直给我们找麻烦的孤儿,而尼克·福瑞都开始让我履行代理父母职责了,(原文为拉丁语)”托尼说,Doop凑过去在凯蒂耳畔嘟哝着什么。“我说你要去韦斯切斯特。”

“Doop说她不是变种人,”凯蒂困惑地说。

“不,她只是太他妈聪明,知道为自己打算,”托尼高兴地说,朝门口走去。凯蒂拦在他面前。实际上他要比她高一英寸,并且最起码重了五十磅,但是他却停下了脚步。好吧,真赞,她的名誉要先于她。

“重点在于,”她说。“我们不收容普通小孩。”

“噢,相信我,她可不普通,”托尼回答。

“如果她这么聪明,那你就带走。”

“我看起来像是有时间给十五岁小孩当奶爸的人吗?”托尼问。

“你是亿万富翁。”

“而你开办了一家学校。这就像是,你的工作。带走那孩子!你都带走了那个五分身的孩子,也许他们可以当室友。”

“但她不是——”

托尼拿出一张支票。抬头写着琴·葛蕾学校,来自玛利亚·史塔克基金会,上面的零多到令人眼花缭乱。

“带走那孩子,”他说。

她叹气,从他指间抽出支票。“来吧,小孩,你要去变种人学校了。”

“你们有披萨之夜吗?”女孩问,他们往外走,Doop飘在附近。

“周二。周四是寿司夜。”

“你们还有寿司夜?赞透了!”

“等我兑了这张支票之后就有了,”凯蒂嘟哝。

 

*


3. 并非自由身

当罗根和凯蒂打开门时,索尔正身披战甲站在两人面前。

一个怒火万丈的十岁小孩,带着多米诺面具,斗篷正被他揪在手里。

“我被告知如果碰到欠揍的小崽子就要把他送到这儿来,”索尔热情地说。

“我要亲手杀了你!”男孩咆哮。“我爸爸会杀死你两次!”

罗根一手捂住脸。

“你也是!”男孩继续叫道。罗根的钢爪弹了出来。男孩即刻噤声了。

“我去通知蝙蝠侠,”凯蒂说,拍了拍罗根的手臂。

 

*


4. 这次连人都不是

“这不是变种人。或者外星人。或者早慧天才儿童。或者机器人,”汉克说。

“的确不是,”娜塔莎承认。

“这是,实际上,一只巧克力色的拉布拉多。我是科学家,所以我分辨得出来,”汉克继续说。

“但他是一只超级狗狗,”史蒂夫说,兜住那团动个不停的毛球。他用那种美国队长式目光看向汉克。汉克从托尼那里听说过这招的威力,但是亲眼见到的确更加震撼。“看看他吧!这是一只健康、聪明的狗狗。”

“我们不接受宠物,”汉克坚定地说。

“他的兄弟姐妹和母亲都死了,”史蒂夫伤心地继续说下去。“激光人炸毁了他所在的那家宠物店。他一无所有了。”

“但我们——”

“他可以成为你们的吉祥物!”布鲁斯轻快地说。

“我们是一家学校,不是足球队——我的天,”汉克惊呼,队长将狗狗放在他的腿上。它谨慎地嗅了嗅汉克,接着舔上他毛茸茸的脸。“好吧。他的确很可爱。”

“他的名字叫哨兵,”队长热切地说。

“我猜我们应该可以照顾他,直到我们为他在韦斯切斯特外围找到一家好农场,能够让他好好活动,”汉克说,拍了拍狗狗的柔软耳朵。

“呃,如果这么麻烦的话,我们——”托尼开口道。

“不行!”汉克说,双臂紧紧抱住狗狗。“我是说。毕竟,我已经来了。我就先带走好了。”

在他身后,娜塔莎和布鲁斯高高击掌。

 

*


5. 压根不是小孩

“你救了他,”战斗之后,托尼说,金刚狼走了过来。他一手抱着队长,支撑着他跛行。“你可以留着他。”

“滚你妈的蛋,史塔克,”罗根回答。

“我认真的。反正他也只会吼我不听从命令,以及吃掉太多油炸食品。我完完全全受够你了,我要把你送给琴·葛蕾学校,”他对队长补充道。

“不是现在,托尼,”队长疲倦地说。

“他归你了。学费多少?算了,去他妈的,那个谁的学费是五百块,他有她体型两倍那么大,我加倍。”

“詹娜最近挺不错,”金刚狼说。“门门都是A。她在和一个能控制电器的小孩约会。”

“她叫这个名字吗?行。让她给队长传授一下技巧。”

“我们只接受小孩,”金刚狼回答。

“他和小孩没什么差-”

“我不像小孩,托尼,而如果你还要继续把我送走——”

“实际上,你甚至都不是我的第一选择,”托尼对金刚狼说。“里德·理查兹不肯带走他,因为他说他们已经有了火辣尤物。”

“他没有,”史蒂夫抗议,接着陷入沉思,“我不是火辣尤物!”

“好吧,你俩,随便找个什么地方操一场都行,”金刚狼终于说。“我要去喝杯啤酒。”

“我不是——”

“我们没有——”

“是啊,随便吧,等你们搞清楚之后再叫我,我会联系你要补助金的,”金刚狼回答道,走远了。

“你完全不知道我有多么庆幸,就这一次我终于不是火辣尤物了,”娜塔莎对队长说,跟着金刚狼一起走了。

队长和托尼互相瞪着彼此。持续了很长时间。

“狗娘养的,我又要给学校打另一笔补助了,”托尼终于说。


评论 ( 5 )
热度 ( 74 )

© 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