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提姆说,“我妈要跟你讲电话。”一手握住手机听筒递过去。

杰森呛住了他的奶油炖菜,脸上和前襟很不体面地溅上了乳白菜汁,“我?为什么是我?”

提姆显然也很头疼,“犹太人已经扪心自问这个问题好几个世纪了——接吧。”

珍妮特的声音悠悠从扬声器中传出来,“我听得见,提摩西。说了多少次,电视上捂住听筒的方法是骗人的。”

“……抱歉,妈。”

杰森的手掌在裤腿外侧蹭了蹭,双手恭敬地接过那一小块背叛提姆的科技结晶,“嘿,珍。”

“嘿,杰森,我的小帅哥今天怎么样?”德雷克太太愉快地问候他。

提姆仿佛心有感应地叼着勺子抬起头,上唇糊了两撇奶油胡子,杰森点点头,“看起来很正(Looking fine)。”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