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Barbie Car

杰森把车开上安全岛了


“你不可能是认真的。”

“我很认真。我的认真像死亡一样严肃。”

“你在消费你的街头名誉。”提姆断言。

“你是个满口谎言的骗子,”杰森反驳,“我,我才不会失去我的街头名誉。红头罩这个名字永远代表着犯罪巷最卑鄙下流的反叛英雄义警。”

“我现在压根都不能好好看着你进行一场对话。”提姆沉着脸俯视他的男朋友——他六英尺高、九英寸长,一百八十磅的男朋友——一面试图在不引起杰森注意的情况下拿出手机疯狂偷拍他,因为看着杰森坐在一辆粉红色的芭比车里绝对在他的遗愿清单上。

杰森丝毫不引以为耻,他洋洋得意地抬起下巴,一条腿以最委屈不过的方式折叠塞进车里,膝盖顶到胸口,另一条腿干脆搭在车门上,脚尖危危点地,提姆能够看到他头上的恶魔角,“得了吧,你明明喜欢得很。你的眼睛里有星星。”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提姆立刻闭上眼睛,以出席国家听证会的庄严表情回复他,试图藏起动摇表情。“还有,如果你开着这辆——我要忍住流泪的冲动勉强将其称之为‘车’——来W.E.接我下班的话,我会申请限制令,我认真的。”

“我只是想载着我的宝贝去兜风又有什么错,”杰森抗议,他还在笑,大概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他的两边嘴角都要在后脑勺会和了——“你的牙齿是不是比我要多?”提姆看着他,怀疑地提问。

杰森立刻闭嘴。

“况且,我完全没有看到这里还有任何多余位置能够载上我。太可悲了,杰。太可悲了。”提姆双手背在身后,模仿布鲁斯的动作,实际上是在偷偷把照片群发给所有人。

“嘿,听着,”杰森威严地竖起食指点住他,“如果B不打算帮我把车从DMV搞出来,那我就只能自己想办法重新寻找代步工具——这就是他不履行为人父责任时要付出的代价。”

“你不可能是真的要开着这个去夜巡,”提姆浑身充满的大笑几乎要将他憋到爆体而亡,“B会心脏病发的。”

“别开玩笑了,我才不会开着我的宝贝车去夜巡,万一被那些杂种刮破漆了怎么办。”杰森说。而基于他口吻中的严肃程度,提姆甚至不能确定他现在到底是说真的还是在开玩笑。“我只是要开着这个回大宅吃饭而已。”

“那么我只有在这里bid you Adeus(跟你说再见)了。”提姆发下最后通牒。

“真的吗?”杰森挑眉,提姆有一种十拿九稳的不祥预感。“因为我甚至为你搞来了一辆情侣车。”

提姆沉默。“是红的吗?”

“你最好赌上你的屁股,当然是红的了。”

“走走走。”


↓芭比车长这样↓



评论(11)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