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OUR LORD AND SUPPOSEDLY IMMORTAL SAVIOR IS DEAD

superheroesincolor

“Let’s lay it right on the line. Bigotry and racism are among the deadliest social ills plaguing the world today. But, unlike a team of costumed supervillains, they can’t be halted with a punch in the snoot, or a zap from a ray gun. The only way to destroy them is to expose them...

lmao

cantankerousintrovertedpumpkin

the best thing about Venom artwork is that everyone draws Eddie Brock differently and it’s great but it also means that Tom Hardy’s face must be rlly weird


if you wanna do something wrong, do it right

电影相关存档

信息原文来自毒液IMDB

  • 毒液喜欢吃巧克力的设定源自1995年迷你系列Venom: The Hunger,共生体需要摄取名为苯乙胺(phenethylamine )的物质,与恋爱时大脑分泌的化学物质类似,带给你愉悦和爱的感觉,在人脑和巧克力中皆可取得。

    所以基本上毒液要靠吃埃迪的爱过活

  • 电影开头火箭坠毁事件中幸存下来的宇航员,Jameson,他的父亲是乔纳·詹姆逊(J. Jonah Jameson),《号角日报》总编,专注黑蜘蛛侠不动摇

  • 安妮·韦英就职于一家名为Michelinie & McFarlane的律师事务所。这是毒液的创造者David...

timespinner进度报告

爹还是把妈满门屠了。女主的选择是,回到过去阻止爹,回到更过去阻止爹的爹,回到过去杀死爹然后自己统治帝国,回到过去杀死爹之后选择沉浸在过去家人还活着的loop时间线里。

在最后这个结局里,女主向原本被塞便当的相方变相求婚了。

相方质问她能不能安定下来,(继承了她爹撩妹口才的)女主回答

"I don't know. But I'd like to give it a shot. I'll need a partner—someone kind and wise, with an even temper and a determination...

waht a tru love story

“清濑心中燃起信念的火苗,宛如在阴暗火山口蠢蠢欲动的岩浆。他不可能跟丢。在那条狭窄的小路上,只有这个人跑过的轨迹熠熠发亮。它仿佛横亘夜空的银河,又像引诱虫儿的清甜花香,绵延不绝地为清濑指引一条明路。” 
“震撼清濑的那道信念之光,此后仍将永不止息地照亮他的心坎,恰似灯塔照射在漆黑的暴风雨海面上。那束光芒,将永远引领着清濑向前迈步。
朝朝暮暮,直到永远。”

关于symbrock的上下问题

 

ralunix

No one is top or bottom. “We are Venom.” They are one so it’s masturbation.

Fight me 😉


安利两个毫无关联的东西

一个是莫言的短篇小说(?)散文集《学习蒲松龄》,十分魔幻,十分散,十分神,有一种魔性的上瘾感,故事性很浓,莫言是真的很喜欢蒲松龄啊

这本实体书的包装壳也好看,啊,美丽。我其实不太爱看现代散文,(罪过罪过)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罪过罪过),而且不知为何总是要有关于女性体态特征的描写,搞得我看得头昏脑涨,当初看这本的时候也是好不容易克服了看一本书就要从头看到尾的习惯,跳着把自己感兴趣的短篇看完了,上瘾,离奇吊诡并且有一种莫名压抑的现实感

另一个是Steam发售的单机游戏Timespinner,我玩的是英文版,文本写得十分漂亮,设定也有趣。顾名思义就是扭转时间回到过去,老...

石墨备份

粗体警告,mpreg,茶辣妹face=提姆碰瓷(自嘲意味),星战碰瓷,很多tbbt孕期梗,为了规避敏感词我无所不用其极

不 爽 不 要 看

罪恶之源是漂亮男孩这张图使我捡起八年前的脑洞


你觉得我够“霸”吗(tough),某天提姆如是问道。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杰森竭力做出一副万分惊讶的表情来。你当然够“霸”了,你简直是迪士尼频道里最够霸的小孩。

提姆气死。 

一句话入坑

This is my gig, leave Nero out of this.

惊悚打撸设定二则,鬼骁湿婆拉郎,前文懒得找了


鬼骁:你菜得像个韩服钻石

湿婆:


湿婆:过来gan一波来来来

鬼骁:干谁?

最近看碟评很多

感觉用文字把别国/别地语言写下来,带着一种很色欲的异域感

所以说虽然翻译时不要追求过度异化但是我还是好喜(。)

记录一下,从舍友那里学到的方言,闽南语叫lia gong,正字写下来作“起狂”

超帅的

同样日语里“强引”和“不器用”这种一目了然的写法,看起来也是很性感(真是一个怪人)

把柠檬放在书店里之后不就治好了吗

——《哥哥》

暗恋最高境界

- You had no right to tell me you ever had feelings for me. It's too late, I'm with somebody else. I'm happy. This ship has sailed!
- Okay so what are you saying you're just sort of put away feelings or whatever the hell it was you felt for me?
- Hey I've been doing this since ninth grade. I've gotten...

乐乎你他妈搞真的?

塔里都知道了。流言在每个人的舌头上喉咙里窜来窜去。

从来没有刚觉醒的哨兵狂化的先例,整层塔的水泥地板都被用蛮力捣碎卸下钢筋,灰烟弥漫,等到提姆赶回来的时候,只来得及吃上最后半口土渣。

大楼的墙壁上到处都是剥落龟裂的痕迹,提姆心有戚戚,走到静音室的时候,发现三重安全锁的合金大门都要被暴走哨兵赤手空拳轰烂。

他伸手贴在指纹锁上,闩栓应声而动,提姆谨慎地退后两步,避开被爆裂一脚踢豁的大门,小跑迎上去接住杰森,屏障迅速包裹住他。

后者浑身的阴鸷尖锐像是被热刀子切开的黄油,登时褪得一干二净,提姆匆忙解开外套兜头罩住杰森,六英尺高的哨兵跪倒下来,脊背深深弓下去。两个人是一式的黑发蓝眼,只是杰森的虹...

《关于我的哨兵的精神体是查理布朗的这件事》——提摩西德雷克著

我有多么爱年上
Have you ever think about the future?
Sure I do.
Am I in it?
Honey, you are it.

此处cue一个但丁对尼禄说道

自勉

这个世界没有灵感,你要靠灵感,你就不是职业手,职业的世界里没有灵感,灵感就是业余,你要当职业高手,就把灵感这个词从你心里拿走。

你是专业,专业的意思就是,早上你爸爸去世,到了晚上,对不起,请你写喜剧,你也得写出来,这就是专业。

我从二十岁恪守这种理念走到今天,我都觉得是对的。

——王晶

我真的超级想谈恋爱

带你去大伯的水库里♪

Leonard在去Penny家的万圣节派对提及他的中间名是Leaky,而耳朵指出这是因为他父亲曾经和人类学家Richard Leaky共事过,不是因为他尿床(……)

同样在Chandler约会滥交意大利女朋友的时候,Ross举例Leaky曾经提出过的一个理论来反驳一夫一妻制的缺点

所以就……嗯,有一点交叉,我就很高兴

没什么动力翻完,先把手上这一部分放出来

Brave New World

美丽新世界

needchocolatenow

梗概:达米安·韦恩来到了YJ卡通世界。


Tt。罪犯总是这么俗烂;这是所有罪犯拥有的特质中最恶劣的一项。并且这从未让他们落得过什么好下场,所以为什么就不能直接跳过这一步?冗长、无用、完全是在浪费大量时间。我可以折断他们的脖子,但是格雷森不让我这么做。

“罗宾,闪开!”格雷森吼道。他惊怯了。

“那就是个玩具,”我厉声说,因为无论那个二流玩具人手里拿着瞄准我的究竟是什么鬼东西,都只能看出亮绿色的涂漆,并且完全不像火箭筒。而且,什么样的火箭筒才会不装炮弹啊?蠢货。

“再靠...

人间无阿童,犹唱水中龙。
白草侵烟死,秋梨绕地红。
古书平黑石,袖剑断青铜。
耕势鱼鳞起,坟科马鬣封。
菊花垂湿露,棘径卧干蓬。
松柏愁香涩,南原几夜风。

——李贺 《王濬墓下作》

起落参商

吴邪把火柴甩熄了,抬头看一圈众人,“谁先?”

没一个人看他,四双招子八只眼睛齐刷刷放在小花身上,手上拉索都不整了。小花飞快点出一个人来,“小工,你去。”那人系紧安全扣,应了一声就踩着洞口下去了。

吴邪咳嗽一声,小花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这是被墓气招的还是被这名字逗的,扔了一副口罩过去,聊胜于无。吴邪体恤自己摧枯拉朽的肺管子,还是戴上了。

这次来的人不算多,北京城的好手折损大半,解雨臣的通转七调[1]统统被刷了一道,这位“小工”已经不知道是接任的第多少代了。吴邪一双眼睛在防尘眼镜后笑眯了,凑过去悄悄问小花,“正宫呢?”

解雨臣瞥他一眼,伸手不轻不重往他肩上一拍,吴邪膝弯当即就软了,“正宫在这...

昆乱不挡

之前谁要看小妖女欺负傻小子的来着。

借梗


解雨臣练过把子功,这个吴邪知道。

一字马拿大顶,刀枪棍棒斧钺勾叉,学的多且杂。早年他听吴老狗说过二月红下斗时,只靠一根竹竿翻上顶,脚尖不沾地,这叫壁虎游墙。

他也见过小花玩棍,竹节凸起被人长年累月把着,硬是被人油养出一层包浆光泽,拿上手了,就跟黏在掌心里似的,转得人眼花缭乱,咚的一声就点在他膝窝上,竹竿柔韧,又反弹回来,把空气打出嗡鸣声,小花叹一声,“错了。”

吴邪丝毫没有包袱地把两只手从头顶上拿下来,又是坦荡荡一枚男子汉。小花拉着竹竿头往下拽,这一下打得不疼,但要换上梭子勾,足够扯下他二两肉来。小花握着竹竿挽了个花,背在身后...

得了一就想要十,得了十就想要百

《梦境两端》的梗, 整理一下

寂静岭pa的jondami,灵感来自游戏杂谈,如果要写的话应该是和狗狗老师分工AB世界线,黑体部分是她的天才想法,我好爱佢

达米安无法分辨梦境和现实,他的睡眠和清醒时间被分割为一半一半,梦境和现实如出一辙,他完全没有办法区分,而唯一的参照物就是他躺在床上时乔给他盖的披风,世界A为红色,世界B为蓝色。

(达米安:怎么都这么丑,给我拿走)

红色世界支线是怼一个邪教,邪教祭品是乔。

蓝色世界支线是怼一个犯罪团伙,乔是不知为什么被他们盯上的受害者。

涉及要素包括祭品乔的裸体披风play,一见钟情(两次),我绿我自己,红蓝乔自证,以及不要脸...

incorrect dork quote

杰森:你的论点完全缺乏科学价值,很明显,超人通过飞入黄太阳来清理他的制服,由此可以清除所有污染物,从而使坚固的氪星布料完美无瑕并且散发着淡淡雏菊清香

迪克:

达米安:要是他沾上了氪星物质呢?

杰森:比如什么?

达米安:我怎么知道,氪星芥末?

杰森:*白眼*我认为我们可以确定氪星爆炸时已经将所有氪星调味品摧毁了。

提姆:或者它变成了芥末氪石,唯一能清除威胁地球的邪恶氪星热狗的武器。

达米安:Tt,德雷克,我们这是严肃讨论。

迪克:超人的身体是氪星的,所以他的汗水也是氪星的。

达米安:没错,如果沾到氪星汗渍呢

杰森:超人在地球上不出汗

达米安:好啊,他应邀去瓶中肯朵城赴晚餐,...

真心话大冒险

“杰森,拜托,”提姆犹如春风拂面,热情地哄劝着他埋在沙发抱枕里的男朋友。

“不,你滚开!”杰森低吼,其话语中的锋利程度经过一千两百织的枕套和填塞其中的胖棉花的过滤而有所减缓,况且——你不会真的在你的伴侣让你“滚开”的时候就滚开的,这就像是恋爱黄金守则101一样。

“来嘛,我不会嘲笑你的,”他没有说我发誓,因为提姆的童子军名誉就和蝙蝠侠会边吃冰淇淋边看《真爱至上》一样荒谬并且不可信。哎哟,抱歉啦,B

“我可以听到你在嘲笑我,”杰森愤怒地指控,脸依旧陷入枕头里,他露出的修长脖颈和刺刺鬓角后的耳朵涨得通红。提姆耸耸肩,绝望时刻就要采取绝望方法,他压到杰森身上去,光是感受到那份扎实饱满的肌肉就...

© 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