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I wonder what's the non-pathetic people are doing tonight.

胯下竹马

脏。


老痒是吴邪的表兄弟。一表三千里,出了五服的那种。大名蟹子痒,吴邪估摸着他妈生他的时候应该是秋天,秋风起蟹脚痒嘛。

后来才知道叫解子扬,所以说幼儿园普及识字教育还是很有用的,不然得耽误多少人的绰号。吴邪对幼儿园的记忆就只有拿三十二色彩色笔画数字,小花教他把彩芯儿抽出来泡在水里染出来特别好看,他俩泡了一根蓝的一根粉的,棉芯被困在塑料管里是一丝一丝的,泡开来之后像开花,他俩看着水杯里的颜料一缕缕被扯散融化,馋得要命,跑到路边摊吃了两碗刨冰,一半淋草莓浆一半淋蓝色夏威夷。

蓝色夏威夷是什么味道吴邪不知道,但是小花肯定是草莓花变的。

幼儿园的又一大节目就是教小朋友跳舞参赛,喜...

发神经乱写

恶搞kuso向请勿较真


九门武术馆。

街角巷尾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出这么一块门脸来,旁边门口还搭着块被风吹蚀了的木板,上书:宫廷秘方XO。

那个时候才刚兴起人头马和鳄鱼皮鞋,XO也不是海天XO拌饭酱,而是供在家中酒柜闪着金光的高级洋酒,吴邪一眼就被这个地方绊住脚跟,立刻就要一探这个宫廷武术馆的究竟,往里走才发现是老院子改的。吴邪从背囊里抽出箫管捏在胸前当做防身武器,一步步往里挪。

学箫有一半是因为当时还珠格格正热播。小花跟他并排坐在翘脚木板凳上,两眼亮晶晶地看着瓢脑壳的苏有朋和他名义上同父异母的妹妹搞对象,觉得四舍五入一下小三爷和五阿哥的等级也差不多,二十年之内他解雨臣打通...

辍锋(二)

编不出了,换个视角。也青真好写


王也从水里爬出来的时候打了个寒颤。

他的炁只管闭气,不负责避水。冯宝宝这次盯上他有点晚了,渡家将船驶近羹城的时候她才摸到船舷。王也买的大通铺,和十多个伙夫挤在一块,那女人上船没动静,谁也不知道掌舵的突然就换了个人,货舱里的人被她挨个揪起来,王也头上顶着铺盖,嘴里叼了根被拗断的竹烟管,一口气潜出三里地远。

行李吃透了水,王也把他那根系着红绳的空竹筒挑了出来,其余全部摊在草岸边,三枚铜钱在竹筒里乱跳,发出闷响。王也一身水腥气,道袍被泅湿,颜色近乎墨黑,就这么一脚一个湿脚印地往城里走,头发一缕缕黏在腮上颈侧,狼狈极了。他干脆把头上的木簪解下来,湿发...

吓到我了,真的好厉害啊

想复建轻小说文风

辍锋(一)

和锤讨论如何让宝岚甜回来。于是一个全盛时期记忆完好的宝儿和一个失忆贼精碧莲。


张楚岚起得有点猛了,血一股脑往脑门子上顶,眉心狂跳,脚下发软。他用力抓住墙根缓了一缓,这才回过劲来。

放在以前,这点功夫早够他死三百回了。

他慢吞吞走回去,说是“回”,却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只不过拿半块草席占了街角一块地,日头充足,雨水丰沛,有杂草籽顺着草席缝隙滚进去,生龙活虎顶出大剌剌一片绿叶子,刺得他屁股痒。

张楚岚抓了抓屁股蛋,把颈间垂着的头发撂回背后,低头的时候有没绞干净的碎头发搭在眼睛上,结着油嘎子。张楚岚伸手捏着发根捋了一把,顺下几根碎发,咬在嘴里过一遍牙缝。青石砖墙硌着他脊梁骨头缝里...

狗五和奶奶搞对象对白

反正我就想看他俩说长沙话


—你不要难个

—我不难个

—你真的跟她么有路哒?

—紧得问死啊

—你不是搓我的吧

—崽搓你

0评自闭

川寂:

十八线写手跟风一下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我、我也想知道……

竹染轩阴:

跟风 渴望知道

叠被子是双人活

投喂串和锤


王也回来的时候,发现诸葛青坐在床上。

被套散在内芯上,他坐在最顶上头,上衣脱光了,小辫散在裸背上,蓝盈盈洒了一片,底下穿着条牛仔裤,光脚。暖调光线融进皮肉里,像淋了一层稠厚的蜜,诸葛青正在低头嗅自己的手指节。

他侧脸生得好,鼻管高,鼻尖挺,唇珠又鼓又翘,于是人中里藏了一点阴影。北京干燥,就算开了加湿器,他的嘴上也还是翻白皮,但偏偏王也就无故多出一点想要亲上去的冲动。

“嘛呢?”王也问,关上门。

诸葛青胡乱往屁股下一指,“叠被子呢。"

他们俩都是刚搬来,东西堆了一窝,凉席薄被没睡上几天,秋老虎猛然北上,连甩了首都人民十八个大嘴巴子,人人鼻子下都挂着...

妄想世界线。


上午九点,苏万背着个登山包敲门。

黑瞎子的四合院离钢厂家属区还有段距离,苏万特意清早起来往过赶,十分的兴奋。他的扎古昨天就到了,老早就和黎簇约好要一起拼,包里装的是再版超重装F2000,黎簇一直嘲笑他基佬紫的审美,结果最后还是买的这个。

“师兄好,”苏万叫人,可能是因为专业换成了,人逢喜事,整个人十分的抖擞,“我来找鸭梨玩儿。”

吴邪穿着他那身一年四季下沙漠上京城的大毛衣外套,报纸搁在桌上,也看不出他到底是冷还是热,往旁边一让给他放行,“那你去叫他吧,我喊了半个小时也没起来。”

苏万一边琢磨着屋子里是不是掖着什么见不得人青红紫白的场景,一边豪放地闯进黎簇卧...

万能的主页帮帮我

我想看竹马暴打天降和攻二成功上位

爽文都行

口味指路看你颜好的番邦年下小狼狗,偏见先生的正宫周,绿帽的罗X衡师叔

痴心付出的攻二是真滴好吃1551

This is just the beginning, 10 years in, 99% way to go.

黎簇的睡姿很奇怪,是朝内侧着的。他们家的床靠墙放,没有起床下错边的说法,一米二宽,半大小伙子睡着尚有余裕,但是他一定得贴着墙,膝头严严实实抵在白石灰墙面上睡。靠脸的地方有七歪八扭的水笔字,和他自己抠出来的坑洼。

黎簇把身上衣服都脱光了,钻进绒面睡衣里。小孩手长脚长,松紧的袖口不尴不尬箍在小腿小臂上,好在入秋没那么冷,凑合着不盖被子也能睡,身后很有童趣地拖着一条绿绒绒恐龙尾巴,被他撇到一边去,但是每次翻身换姿势都要挤在大腿上,黎簇干脆不管,尾巴立刻给他压瘪了。

半夜惊醒,他枕来枕去的突然觉出一点滋味来,并没有那一点软趴趴的东西硌在他身下,当即十分惊恐,闭着眼睛在屁股后头摸了半天也没摸到尾巴,...

蝙蝠与克里斯蒂安杀人事件

“十三岁的时候,你碰我一下就足够致命”

共感觉设定。对克里斯心动触碰时达米安尝到的是塔利亚第一次给他下毒的茶的味道,灵感来自和我的缪斯 @风苟 对话。我流达米安,跟恋爱毫无关系,两个小学生的理性对话。想不到老子有生之年还能为chrisdami添砖加瓦


达米安握住左手臂,慢慢蹲下来。克里斯吓了一跳,从他身上下来,伸手就要去抱住他。

达米安躲开他的手,坐在地上,身子很危险地朝一边倾斜,维持着微妙的平衡。麻痹感从他指尖往上走,立刻盘踞心脏,他不想抖,但是身体机能逐渐罢工,空气只能小股钻进他的肺管里,一抽一抽的。

克里斯不敢再碰他,控制着距离,急到跳脚,达米安...

软糖冰棒是光速的味道

一个Synesthesia!damian的会计刺客设定

共感觉,是一种感觉混合的罕见心理症状。它会从一种型态的感官刺激,如听觉,引发另一种型态的感觉,例如视觉或味觉等。

克里斯:你是怎么这么快找到的?

达米安:你知道的,就好比质数看起来是红色,但是孪生质数就是粉红,而且闻起来像汽油一样?

克里斯:

达米安:那可能是我比较与众不同吧。

黎老板incorrect quote

黎簇:我追着他四年了,四年,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这都和高中一样长了。
小沧浪:你花了四年才读完高中啊?

杠上发

全程捏相声梗。

听他们一群人讲长沙话是我永恒野望。


副官把消息递到,立刻就走了,说佛爷那边时间也不宽裕。

好在他们订的是包间,内厢卧榻上搭了一叠轻软褥子,二月红先拿了过来,抖开盖在窗户上。齐铁嘴从兜里摸出一把钢钉奉上,二月红眉梢一跳,不往下砸,全靠手腕寸劲把钉子楔入窗框。屋里立刻一黑,四双晶晶亮的招子互望一眼,狗五先开口,“你这也是算出来的?”

齐铁嘴把方桌往中间拉,他们特意找的店子,房间陈设杂乱,红木桌配西洋的机织地毯,没有多吸音,但胜在几人动作轻敏,一点大动静都听不见。齐铁嘴一松手,桌子腿正正当当压在灌丛图案下的哈巴狗脸上,“早算得出我就不来了。”他说。

解九拉开...

 “是这儿吗?”吴邪问。

黎簇脑袋搁在俩枕头缝中间,后颈根滚烫冰凉,反应了一会儿,反问他,“你不知道?”

“你这脑袋是偏的啊。”吴邪说,掰着他后脑勺往旁边一撇,拇指食指握住左斜侧肌肉,“是哪边?”

里头按着的那边有点疼,黎簇吸了吸鼻子,脸埋在布料里呼吸困难,说话声音既闷且糯,“吴邪你行不行啊?”

吴邪往下一摁,黎簇就不吭声了,揉了一会儿觉得不行,又开口,“你别那么用力按得我疼,上次睡着枕头都疼。”

吴邪十分不走心地应一声,手法粗暴,黎簇不干了,撑着脖子以表抗议,“我不痛了行了行了行了!”

吴邪一只手把他往枕头里怼,“再揉会儿。”


Chris: Could you ever see us as being more than friends?

Damian: Yes, I'm glad you asked.

Chris: That's wonderful. I-

Damina: I can totaaly see us as cats.

Chris:

Damian: Hang on, let me find the picture I drew.


本来想起很久之前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转的一个迪克死亡时期达米安给他写的信,然后怎么也找不到,就求助了一下万能的谷歌然后


谷歌你有事吗??

新题型来了

我想看封不觉和完全版的张楚岚斗法

我靠

想想就很热血沸腾

[待授权]苦痛等级/The Different Degrees of Suffering

The Different Degrees of Suffering

苦痛等级

又名熊孩子必须死

By KamalasFanfiction

此处给狗哥 @风苟 一个鸣谢,多谢她不停产出,搞得老子过分羞愧,今天快马加鞭在下班前翻完了。

梗概:

教室里的女人(是老师,在看到她的名牌后他才意识到这一点)盯着他,一如教室中落座的其他学生。她开始说话,她的嘴唇咧得太开,而在他察觉到之前,就已经下意识地抱起手臂。他努力放松肩膀,尽量不要绷紧高耸到耳朵两旁。“达米恩·阿珠·韦恩,是吗?”她的门牙上糊了一点口红,他一直盯着那儿瞧。她重复了一遍他...

incorrect nerdy quote

Jason: Is that the laser, its bitchin'.
Tim: Yes, in 1917 when Albert Einstein established the theoretic foundation for the laser in his paper "Zur Quantentheorie Der Strahlung," his foundest hope was the result device be bitchin'.
Jason: Well, mission accomplished.

补一下之前红丝绒对话细节

debutantes”是提姆说的那个词,本意是初次参加上层社会社交活动的少女,一些语境下也可以指代这种活动。杰森没有告诉提姆关于少女的部分,提姆也没费心去查字典,而巴特根本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所以,上帝保佑,宇宙又平和度过一天

其实写红丝绒的时候我是奔着卖花女那个套路去的,没打算搞金丝雀(说的跟我还会继续写一样)

以及巴特对这种古旧词汇很没辙,他听魅影的时候还会把chandelier的/ʃ/念成ch-an-delier/tʃ/


居然真的有人给我打钱

我要哭出来了TTTTTTTTTTTT是哪个小天使呀,你出来我要嫁给你

最喜欢的一段对话

—我不能带你走

—为什么呀

—因为……路途遥远,你会借机暗算我

—我、我不是那种人

—那你,你会轻薄于我

—我是飞贼,不是采花贼

—你个猪脑子!

这是个读心测试

我下跪了

[已授权]您有一则新的视频邀请/video message incoming

video messageincoming

您有一则新的视频邀请

授权/Permission:

wwwlw on video message incoming30 minutes ago

Thank you so much!! Of course, I'd be happy for you to translate it!


梗概:

联盟的会议即将结束时,一则电话接通了瞭望塔的服务器。

是给蝙蝠侠的。


会议马上就要结束了。他们已经把重要的头等大事都讨论完毕,现在会议逐渐转向了不那么重要的家庭口角——比如究竟是谁吃掉了巴里放在冰箱里的外卖。

“我...

蝙蝠motto

When your butler mom calls and says, "Go check on your brother," you don't argue. You just do it.

[已授权]转学生/Transfer Students

Transfer Students

转学生

by copperbadge

Permission/授权:

copperbadge on Transfer Students16 hours ago

I'm so glad you like it! Yes, you can definitely translate it into Chinese. Please tell your Chinese readers I hope they enjoy it!

梗概:复仇者五次把小孩塞到琴·葛蕾高等教育学校。


1. 不是那种变种人

蜘蛛侠第一次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