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屌七年之痒

Tim: I think I found the solution to all our problem.

Jason: microwave at headboard?

Tim: jay, I told you repeatedly, the science just isn't there yet.

我操猛禽小队没有神谕吗搞屌啊

而且为什么我都不知道猛禽小队要拍电影?!

此处意念呼唤卡日老师

动图杀流量无授权转载但是我要哭了

以及我知道p2来自杀死汝爱但是请让我脑一秒吧;;;

source

hecstia

“How could I have ever been ashamed of loving Grantaire?”


pretty pout pout (while you bottomed out out)

红丝绒02
提姆生日了,急急忙忙赶出来的。你们都知道那句我没写的话是什么。

“你什么时候为他置一架红丝绒秋千?”谈判桌对面的男人讥笑。

话音未落,周遭气氛瞬间为之一窒。

沉默淹满了整个房间。片刻后,杰森轻声开口,“你该走了。”接着立刻有人上前来,恭恭敬敬地请男人离开。

那个可怜人笑得像是被扼住脖子提向砧板的鸡,他从喉间挤出咯哒声响,几乎是被拖着离开的。周围没有人敢动,也没有人胆敢呼吸,直到杰森挥退他们。

提姆仍然站在杰森的左手边,他的眼睛和心都飞到了别的地方去,这花了他有一阵子才注意到杰森仍然捏着座椅把手。

“杰?”他询问。

杰森慢慢吐出一口气,他在抖。“提姆。”杰森回答,以表示无碍。

提姆仍然有疑惑,但是他立...

懒得写了,随便捋一下

但凡想一想

有这样一个成熟稳重的人突然出现,进可开枪毙敌,退可嚼糖谈天,该轻松该正经、都拿捏得恰到好处,知情识趣,洞悉你心里一切知道的迷茫的、公开的隐藏的未为人知的想法,举手投足都跟你一拍即合仿佛两片完美咬合的齿轮,并且初次见面就轻描淡写救了你一命。

谁能稳住不动心?

When Alfred is texting in group msg

Alfred: Master Bruce, I'm making tea.

Alfred: Do you want some hiney?

Bruce:

Bruce: nO

Jason *instantly*: OH YEAH

Jason: GET IT ALF

Dick: Jason no

Jason: Jason yes

Damian: You ARE filthy, Todd.

赋诗一首

多情总被无情恼,道爷为何爱家暴

自勉

马:你被那么多人批评的时候你流过眼泪吗?

波拉尼奥:不计其数。每次我读到别人说我坏话的时候我都会抽泣,我趴在地上,张牙舞爪,很长时间不写作,失去食欲,烟也少抽,甚至会锻炼,会走到海边是,虽然海边离我住的地方只有几十米,然后我问那些海鸥,你们谁的祖先吃了后来尤利西斯的鱼。为什么是我,我从来没对他们做什么。

居老师这张太像费事儿了吧

“郭长城,霍格沃茨特快上肯定没有你一席之地。”楚恕之咬牙切齿道

原著设定


郭长城捏着他的魔法小棒,第一个反应是恍惚,还有点想笑。楚恕之拿哈利波特梗骂他,场景之魔幻,莫过于赵云澜绕着他那根滑杆大跳火箭舞。

尸王难得狼狈,一身狠戾阴鸷被气急败坏冲淡,反而多了三分人气。小郭像是腰上装了马达似的一个劲冲他鞠躬道歉,楚恕之侧过半身,冲他摆摆手,“你这是跟遗体告别呢?”

小郭那股怂劲儿还没过去,缩头缩脑跟老楚隔了有五米远,声音如蚊讷,“对不起楚哥。”

老楚气笑了,冲他喝一句,“我是吃人怎么的?”想一想,以前还真吃,又骂道,“过来。”

楚恕之觉得自己真是看走了眼,这哪里是什么吉祥物,整个一人形自走科学电磁炮,意随心动,打哪儿射哪儿,零时差,高爆发。本来还盼望着这...

我现在看两年前的东西简直头皮发麻

     “少爷不在家吗。”库利亚金问。


  老仆从恭谨地回话,如同迷雾一般盘旋在他耳畔,库利亚金倏地抬起眼皮往上看,幼蓝色的眼珠藏在高耸眉骨后的阴影里射出绿光来,拿破仑半藏在圆柱后头怔愣地对上那目光,此时一片寂然,他探寻地以无声的柔软视线抚过那年轻军官帽檐下露出一管高挺鼻梁,脸侧显得毛茸的鬓角,紧抿的淡色薄唇以及挂着青色胡渣圆鼓鼓的下巴,最后才轻飘飘地望进那双无尽深海一般的眼睛里。那样一双好看的眼睛,他倾慕地想着,让拿破仑想起混着冰茬的伏尔加河,圣彼得堡深冬灰暗放晴的天色,和燃起炽烈火焰的——拿破仑如同被烙铁狠狠戳进肉里,他小...

“这是科学”

Sumamry:deaged赵云澜

复建,很难吃


林静珍而重之地把赵云澜交回到沈巍手里,这么说道。


那孩子几乎要被棉汗衫和牛仔外套淹没,害羞地把脸埋在沈巍肩头,一只肉爪子把着大学教授的耳垂——可能是别的地方他也抓不住,含含糊糊地说了句什么。


沈巍那颗万年老心就这么被敲碎了,一片片混着蜜和着奶彻底融化,他甚至顾不上林静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第一时间低下头,贪婪地注视着怀中软和一团的人类幼崽。


林静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应该不用解释是如何未知的神秘科学力量能够将一个正当壮年的大小伙子变成牙牙学语的幼儿。


赵云澜像块吸铁石一样紧紧巴在沈巍身上,嘴巴呆愣愣张着,合...

缺德蝙蝠家还有一点23quote

Dick: Good news lil wing!! I am in love!!

Jason: Get better soon, sorry for your loss.


Tim: yeet

Damian: ??

Tim: yoot

Tim: yotun

Tim: yute

Tim: yeeten

Tim: yate

Tim: yeeth

Tim: yeeted

Damian: You stop that right now

Jason Todd, an intellectual:No let him finish


Tim: Hey, look...

「二手痴想待沽,这里有幻象出售,略为用过一阵,七成新,像沙上堡垒,二手幻象出售———」

意义不明对话一则

诸葛青:你怀疑我这里有问题

王也:?

王也:哪里

诸葛青:这里

一个废弃开头

每天有一万八千对情侣来赌城结婚,故此杰森和提姆站在教堂里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除了一个原因,提姆和杰森,杰森和提姆,他俩并不是情侣,甚至称不上朋友,点头之交,熟识。

不,杰森认识提姆不超过三个小时。

他刚失恋,他也刚失恋,原因已不可考。提姆挂了和史蒂芬妮的电话后,很冷静地搭最快一班飞机前往LA,看豪华顶楼上的裸女穿戴三千美金钻石首饰大跳艳舞,订了最好的总统套间,玩过老虎机,接着郁郁地到一楼吧台去酗酒。周围的人多半狂热,眼睛里盛满霓虹灯红的黄的光,但提姆仍然冷静,他嚼着一片酸橙,看着脱衣女郎的目光锋利如同手术刀。

这个时候杰森被人潮涌着扑了过来,威士忌打湿他的皮夹克,和烟味混做一团,杰森注意到提姆的目光,...

傻屌对话

诸葛青想王也给他洗头发

(毛病)

诸葛青: 老王,你来

王也: 诶

诸葛青: 考考你

王也: 什么啊?

诸葛青: 知道为什么姑娘都喜欢周润发吗

王也: 许文强啊?

诸葛青: 对

王也: 因为他枪法好啊

诸葛青:

塔奇克马之歌,今天下午做翻译突然跳到这一首

让我戴上一秒仿生人滤镜。从歌词到曲调都温柔得不得了。


I analyze and I verify and I quantify enough
我做够了分析,分类,量化
one hundred percentile
百分之百
no errors, no miss
没有错误,没有无误
I synchronize and I specialize and I classify so much
我完成了如此多的同步,特殊化,归类
don't worry 'bout dreaming
从不担心梦多
because I don't sleep
因为我会不睡觉

I...

猫。

周围人都散了。

林静去琢磨那张血书是什么意思,尸王带着他小徒弟出去找线索,祝红和汪徵在房间另一头低声讨论,大庆又去会他的猫子猫孙,只剩下赵云澜一个人坐在桌上,眉头紧锁,愁云满面。

过半晌,偌大房间里只有窸窣响动,静得可怕,二十四小时的时限沉甸甸压在头顶,没有人敢吱声。赵云澜终于回过神来,微不可查的啧了一声。

沈巍的目光立刻扫过去,赵云澜满拧着脸,伸手示意他过来。

“怎么了?”沈巍低声问,手臂递过去让他搭着。

赵云澜声音都发不出来,逞强只虚握住沈巍的手臂,翻身下桌,好险没直接五体投地摔下去,沈巍立刻捞住他,双手绕过腋下扶着背,赵云澜腿发软,一个劲往下打滑,沈巍结结实实扣住他的腰,两人实打实压在了一块。

沈巍...

因为昨天訇提到了

我的id·完全版 @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是悲惨世界梗

首页答应我pick一下大悲音乐剧好吗,安灼拉我永远的太阳

以及18年初为止的作品汇总,有ER的翻译,请你们看一看啦

超级不正确达米quote

达米复习历史

迪克: 美国〇法的第几修正法案给予女人投票的权利?

达米:

达米: 女人能投票??

迪克:

达米: 当你说“女人能投票”,指的是除了给《美国偶像》之外的节目投票吗?

incorrect feminist Jason quote

全世界的男人都给我听好了!希望你们以后别再对贫乳的女生说什么「小一点更可爱」这种话,我想请问各位男性,你们有考虑过吗,别人一边偷笑着,一边指着你的鸡〇对你说「小一点更可爱噢,是稀有价值*」这种立场,你们有考虑过吗?女性的贫乳也是一样,说什么稀有价值,什么小一点更可爱,可以的话,当然想大一点啊!


注:貧乳はステータスだ、希少価値だ。最初出自《Shuffle!》中麻弓百里香,经过《幸运星》中泉此方宣扬而广为人知。

这是你从未玩过的船新版本

王也骨折了

张楚岚:伤哪儿了?

诸葛青:船骨

张楚岚:老青你这蓝方人口音,我还颧骨呢

王也:你听他瞎扯,是舟骨

诸葛青:不差不多么

性纯

一点短打,瞎写。  


纪慎语献宝一样,颠颠儿捧着饼干凑过去,“师哥你看。”

丁汉白“哟”了一声,纯粹给他捧场,无惊无喜,还是捻了一块吃了。牛油味儿的,酥,脆,嚼吧嚼吧化开浓郁的咸味儿,“还不错。”丁汉白夸。

“你看这个,”纪慎语把外包装上的名字亮给他看,上书“三牛饼干”,很好奇似的,“怎么会叫这个名字呢。”

丁汉白逗他,“里头搁了三头牛的油熬出来的。”

纪慎语当了真,骇笑道,“这么大派头,得多费牛呢,”说完又忧心忡忡起来,捧着腮帮子,觉得自己吃下去的都是人民币,“师哥,这个贵不贵。”

丁汉白敲他脑壳,“贵不贵也少不了你这一口吃的,”顿了顿,怕他还往下想,扯开话题,“明...

一点点红丝绒对话

发生在提姆独立之后遇见泰坦。

提姆的浴缸边有一张他和杰森在舞会上的照片。

十四岁的小孤儿和三十三岁的黑帮头目肩并肩站在灯火辉煌衣香鬓影之中,说不出的登对,杰森开玩笑说他们两个就像猫和老鼠里的两只老鼠。

提姆对此回道,“Nous ne sommes rien comme la souris.”

巴特有一次拿起相框问他,“你居然和你爸爸参加毕业舞会吗?”

“……”提姆说,“那是我正式在上流社会露面(Come out)的舞会,”提姆说了一个巴特没有听过的词,巴特迅速地抓住重点,“这是你出柜(Come out)和你爸爸成为情侣的舞会?”

“不是。”提姆说。

人家

红生日了。我写的什么乐色,希望红不要讨厌我 @鸿一 

原梗大忽悠,cp是阿莲球。一切打撸内容全部捏造。超级OOC


00


张楚岚加入的这个战队,正经名字叫‘异人’。他以没车没房,父失踪母早亡的标准男主角配置,穷途末路地一脚踏进吃青春的电竞行业。


如果这是个言情小说,应该会有天才中单少女或者总裁千金对他暗恋得无法自拔,然后两人一同携手拿下LPL冠军,挺进世界,冠军皮肤他都挑好了,卡莉丝塔。


如果这是本脆皮鸭小说,应该会有万能辅助或者失意落魄前大神和他并肩作战,“日”久生情,后两人一同携手拿下LPL冠军,挺进世界,冠军皮肤他都挑好了,还是卡莉...

“笑笑笑,笑什么笑,吃了嘻嘻屁吗”

——和沈巍吵架中的赵云澜怒斥和大吉团圆的大庆

年少好美丽

串要看续,写了点续 @串七 

不会写疾风骤雨般的狂吻。内心很疲惫,手腕很痛


沈巍见过赵云澜笑,乖戾的,讨好的,奉承的,敷衍的,有真心也有假意,可他唯独没有见过青葱年少的赵云澜,有点生涩,有点稚嫩,目光大大方方锁着他,满心满眼盛着他,笑起来嘴角挂起两个酒窝,白炽灯光撒在小麦色的皮肤上浮起一圈光晕。活色生香。


沈巍心头暗火猛地一把砸了下来,把小鬼王千年修养万年神识烧了个精光。


赵云澜露出一点志得意满的神色,倾身就要送到沈巍唇边去,后者一惊,立刻默念未成年人保护法,硬生生按着肩头把他制住了,张口结舌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赵云澜不着急,嘴...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被核桃老师砸了一锤子结实,自己脑点甜的找补。

梗来自人工智障


诸葛青高门公子,持身秉正,一肚子的天地玄黄,哪晓得终究亏在了那点洋墨水上。


张楚岚就算了;张灵玉这个捧着龙虎山道学文化研究硕士文凭的,他又不太熟;王也小学三年级之后就函授了,压根指望不上他……想来想去,竟然还是冯宝宝最靠谱。


王也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诸葛青和冯宝宝两个人头碰头,仿佛那什么功教众集会,走近了听见一耳朵既麻又辣的英语,"Do you wanna know the truth?"


诸葛青:“?你嗦的撒子嘛”


行吧,王也想,学会四川话好赖也是一门技能。


冯宝宝...

1/19